2022018期

2022018期

大便干燥,恒服药始下。至大热退后,脉象犹数,遂重用玄参二两以代石膏,取其能滋真阴兼能清外感余热,而又伍以潞参、连翘各五钱。

《金匮》下瘀血汤,原可为治妇女瘕之主方。每一点钟服一次,热退者不必尽服。

此诚以天地之气化又有转移,人所生之病即随之转移,而医者之用药自不得不随之转移也。此证既患痫风,又兼脑部充血,则治之者自当以先治其脑部充血为急务。

视其从前所服诸方,皆系草木之品,其质轻浮,温暖之力究难下达,当以矿质之品温暖兼收涩者投之。至于二药必生用者,非但取其生则性凉能清热也,《伤寒论》太阳篇用龙骨、牡蛎者三方,皆表证未罢,后世解者谓,龙骨、牡蛎,敛正气而不敛邪气,是以仲师于表证未罢者亦用之。

当峻补肝肾之阴兼清外感未尽之余热。盖白茅根凉润滋阴,又善治肝肾有热,小便不利,且具有发表之性,能透温病之热外出。

如《白喉忌表抉微》方中之用薄荷、连翘是也。因谓之曰∶此病乃伏气化热,又兼有新感之热,虽在初得亦必须用石膏清之方能治愈。

Leave a Reply